•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000xb.com ff227.com vn613.com vn215.com se808.com yz568.com 266gg.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首页  »  气质美女  »  色情选美会
    色情选美会

    香港是个美女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娱乐地区更是各式各样人种的美女云集之地。

    日本一些私人团体来香港,举办了东方选美大会,来自东南亚地区各国的美女,集中在香港一家大酒店。

    今天准决要选出十名优胜佳丽,而后再选出冠、亚、季军三名美女。

    冠军者即本届的东方小姐,可得重金奖赏及免受观光东南亚各地一个月。

    报名者限为现职模特儿的未婚小姐,年龄在十八至二十五之间,中上程度学识即可参加选美。

    在酒店顶楼的圆型大厅中,大舞台上正有复选出的二十名美女在来回展示姿色,以决定优胜十名台下,坐满了东南亚各界人土。

    李大富这个好色之客,自然也受邀请入席中。

    他的身边常随侍著两名动人美女,右面坐的一个日本人山口一夫,就是此次发起选美会的主要人物之一,东洋俱乐部董事。

    山口一夫一副色迷迷的笑态在观看。

    这时转首向大富说:李君,看来当地的欣欣小姐大有希望入选呢!大富回首一笑说:贵俱乐部的白川和子小姐也够水准呢!看来要入选出前二名是大有可望的呀。

    哈哈!山口一夫太笑着,点点头说:和子小姐的确是个美人儿,丽质天生,不过﹍﹍。

    大富怔了一下,看看身边两名美女说:珊珊,你们先去准备一下。

    啊!两名美女点点头,马上往外面走出去了。

    大富对山口一夫说道:山口董事长有何指教?大富兄,你的运气真不错,虽然你尚年青而喜自由自在的作乐,可是我这个东洋老哥就和你不同,一生忙于各项业务发展,至今年过四十,还尚未结婚。

    你也要我作媒?山口一夫笑笑说:呵呵!李君,老哥正有此意,我想李君也未正娶,咱们为何不来个互相呼应?你介绍贵地那个漂亮小姐给我,我介绍和子给你。

    大富笑笑回答说:这个好办!山口一夫笑着,更低声说:咱们决计来个先上车,后补票,马上就可解决了。

    大富摇摇头说:很对不起,这种勉强人家的事做不得,弄得不好,麻烦可大哩!我实在无能为力!山口一夫呆了呆,色眼一阵急转,心里有点不快的说:也好,那就如你所说的,不勉强吧!对不起!一会儿,台上的主持人,银座夜总会的女经理白川由美,微笑地走到台的正中向大家说:各位,现在我们马上就要选出得胜的十位美丽小坦,评选的先生们已决定了名单,现在我就开始公布了。

    她拿起一张名单,接着念道:香港欣欣小姐、菲律宾娜娃小姐、澳门夏丽小姐、日本和子小姐、韩国白梅芳小姐、泰国莎蜜小姐、台北兰花小姐、越南阮香小姐、印尼文妮小姐及新加波露仪小姐。

    拍拍拍!一阵鼓掌之一后,台上已分别站排了十位入选佳丽。

    主持人由美小姐,看了看一字排开来的十位半裸玉体的美女,接着她又向台下娇声说:各位都已详细看清楚了吗?现在就要再选出冠、亚、季军了!呀!香港小姐不错呀!娇滴滴的!我说日本小姐最够迷人!台下的人们又议论纷纷。

    不久,由美小姐意迷人的点了点头,手中拿到决赛名单,微笑着说道:现在马上宣布前三名佳丽,相信评审先生们决选出的,定和大家的意料差不多。

    她手中名单向上一扬,大声说道:第三名小姐是台湾小姐。

    台下拍手的,嘘叫声起,从台上的十位美女中走出一位材材苗条、性感动人的台湾梨花小姐。

    好!好!不愧为第三名的美人儿!山口一夫问道:李君,你看这台湾小姐如何?哦!不错。

    大富倒也一阵心动的看了看那个得到第三名的梨花小姐,点了点头说道:她倒真是个娇美的尤物。

    台上主持人接着高呼:得第二名是日本和子小姐。

    台下众人又是一阵喧哗。

    追日本小姐细皮嫩肉,身材又丰满。

    真是实至名归!喂,快宣布呀!第一名到底是谁呀!台下的众人不停地议论著。

    主持人的手一学。

    台下忽地寂静无声。

    只听到白川小姐大声地说:本届的冠军是香港的池娜小姐。

    哗!台下马上震动起来。

    大富冷静地坐着,他微笑的点点头,心想:这一次客串的参加,想不到池娜竟能拿到第一,可真够神气一下了,呵呵!大舞台中失站着一位身材动人,肉色雪白细嫩,气质高雅的美貌佳人的池娜小姐。

    她脸上流露出意料之外的兴奋神态。

    她一直在甜迷迷的微笑若,由主持人白川由美小姐为她戴上了东方小姐的后冠。

    立刻有一群记者困上台前大拍冠军美人照。

    祝贺的人也一一上前和她握手。

    过了不久,大会也就告终结了。

    这天晚上,在银都出酒店,池娜小姐从浴室净身出来,忽然一只粗壮的毛手,一把将她她的玉臂,拉入房中去。

    唉呀!李经理别这样嘛!羞死人了!池娜小姐叫着。

    原来她已被李经理剥下包裹着肉体的浴巾。

    但见白嫩又尖挺的一对半球型的肉峰、浑圆的肉臀和修长的玉腿间,那一个迷死天下男人的销魂洞嫩突突,在阴毛稀疏中,销魂洞里鲜红的小肉缝儿傲呈出来,尤其两条迷人的玉腿,此刻正被人大字分开,且被抱向一面镜子前,色相大开,好不诱人。

    只弄得池娜小姐大叫道:我不要啦!你就会欺侮人!而抱她逗弄的人正是大富。

    她虽然争扎着,却仍是一副娇羞迷人姿态。

    大富今天十分冲动,一把抱住美人玉体,玉门大开对镜无弄了一会,就将她横放到床上,他不停的手口并上,嘴巴吸乳,毛手探入她的洞穴内,一阵上下挑拨的逗著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池娜的春情被挑起,大富又是挑情的老手,只弄得她再也忍耐不住,不断地收缩着她的风流小穴。

    发出了阵阵的滋滋声。

    大富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宝贝,我就知道有办法拿第一,我眼光不错吧!大富笑说著,开始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池娜忽又娇羞的叫着:不要嘛!只见大富泰山似的建壮身体,底下那物有七八寸长,对着她娇嫩的肉体一压而上。

    抬起她那白嫩的腿儿,握著大家伙就一插而入。

    她大叫道:哎呀!你轻点,人家那地方还痛,不要嘛!大富安慰道:宝贝,前两天给你开苞时,我不是说过吗,第二次玩时,你会越来越舒服,越玩越想玩。

    池娜小姐一向胆子并不大,个性也温顺,就在前两天晚上,她很敬重的大富,终于以他的财富和人品,在半诱惑之下把她开封了。

    那一夜,嫩穴被插得痛了足足一天。

    现在,他又重来,池娜小姐只慌得王手急掩著小嫩穴,她被吓得粉腿直抖。

    大富弄了半天,见仍不得其门而入,烦得正想用上硬功,忽然房门外传来矫滴滴的声音:请问这是李大富先生卧房吗?啊!经理,有人找你嘛!池娜急急推开地。

    大富不由得扫兴的滚下娇躯,一面穿回衣服,一面没好气的问:谁呀?是我呀!白川由美。

    白川由美?大富失声脱口叫了一声。

    白川由美,那个雪白细嫩的日本贵妇人,那充满性感的娇躯,似乎比她的妹妹白川和子更成熟动人。

    大富这位风流阔少,一听到新认识的女人来找他,不由精神焕发,迅速开门了。

    房门一开,果然是那个秀丽动人的日本性感少妇白川由美。

    大富刚想上前去挑逗她时,不料这位日本美丽少妇竟如梨花带雨。

    她悲愤地说:你就大富先生吗?事情不好了。

    大富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她又急又恨的说:听说你那个山口一夫的朋友,这次来到此地办什么选美会,竟然是一项大阴谋!阴谋?大富不禁呆住了,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川由美激动的说:山口一夫这个吃女人血的大色魔,这次学办选美会的目的,明是选美女,其实是暗害女性受苦受污。

    大富看事态不妙,忙拉着她的手安慰她。

    她非常担忧的说:大富先生,所有的优胜美女,除了第一名池娜小姐外,其他九名美女在入夜后,突然全部失踪了。

    我找遍了这家大酒店也找不到她们,就连山口一夫那王八,也一起不见了。

    大富和池娜听了,都觉得很意外。

    但大富冷静地说:白川小姐,你也不必太着急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吧!当天晚上,池娜独自一人在大厦的天台花园散步。

    宁静的夜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飞机声,那声音越来越近,池娜不由向空中一看,竟然是一架小型直升机。

    吱呀!一声响,直升机落下了一个网状物体,直向她的头顶罩来。

    啊!救命呀!池娜小姐来不及大声叫,那网已整个套住了她的娇躯,只吓得她昏了过去。

    不好,想不到色情党来这一手!黑暗中埋伏的大富一见不妙,忙用出了所有吃奶力气,就在直升机向上飞走之时,他用力一冲而上,抓住机轮铁架。

    就这样,直升机带走了池娜和大富二人。

    幸好很快的,直升机又向另一处的大厦天台上降落下来,抓着机轮的大富看准机会先跳下来,躲在一边。

    歹徒们有二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大富。

    他们兴奋无比似的,抓起昏迷的池娜小姐走进了大厦中。

    大富也趁机跟进来。

    两个兴奋的歹徒,抱着池娜小姐进入了一间豪华大套房。

    他们把她放在床上,呆呆看着,吞著口水,然后把池娜小姐脱个精光,玉体尽露。

    大富躲著向门内看得怒火上升,正想不一切的先救池娜,忽见两名色鬼似的歹徒脱光了她的衣服,并未有进一步行动。

    只听一名歹徒说:这么美妙的人儿,难怪老大急着要吃呢!另一个说道: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把她抓来,老大可高兴死了!两个歹徒互相谈笑着。

    接着,他们拉了件床单,替池娜一丝不挂的玉体盖上,一个歹徒还忍不住在她私处上摸了一把。

    另一个则骂他说:你想死了!啊!是,是巾不得!两个歹徒走出了套房。

    池娜小姐渐渐的醒过来了,她感觉到全身光溜溜的,又怕又羞的拉着被罩包著身子奔向房门。

    但是房门上锁了,推也推不开。

    她哭泣著,忽然门缝塞进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道:宝贝,别急,有我在,按照原计划进行,切记。

    为了消灭色魔党救人,请忍耐一下。

    池娜看了字条,她认得是大富笔迹,这才定定神,一咬牙又回到床上去。

    大富跟着两名歹徒下了楼梯,来到一个大厅中。

    他躲在布帘后向内偷看。

    只见那该死的色魔山口一夫正坐在大椅上。

    他的右面坐着的,竟是他的合伙人启田先生。

    大官不由怀疑的暗想道:咦!白川由美不是说启田先生也受了他的骗吗?难道她也受启田的骗了?哈哈!大厅之中,左右坐在大椅上面的启田和山口一夫,忽然发出一阵色笑。

    山口一夫向两名歹徒说:好!你们干得好,你们能够顺利抓到了我那心肝美人儿池娜小姐,来人呀!给他俩重赏!是!一声答应,山口一夫背后的四名女武士,一名走出拿了两包物件送给那两名歹徒。

    不料这两名歹徒也是色中饿鬼。

    一名说道:山口老大,我们不要礼物,请送一个美人儿供我们玩弄一夜,就感到非常的满足了。

    山口哈哈大笑道:好!好!真是有其大必有其小,老子就送一个美人儿供你们泄泄火吧!他一面说著,一面望着启田。

    启田年已六十,这个老色鬼瘦瘦高高的,脸红红的,大概是吃多了女人的淫水吧!他点点头,起身转向后面手按在窗架上一压。

    只听吱的一响,那个大窗架竟是个秘密机关,立即现出了一个大套房,房中摆列著一排沙发椅,上面坐满一排全裸的美女。

    细看之下,这一排全裸的美女,正是九名失踪的入选的各国佳丽,两名歹徒只看得口水直流。

    偷看中的大富也看得一颗心乱跳。

    这一排肉弹又是个个娇美如花,使他看得心中发热,他忙咬牙定定神,因为来的目的是救人。

    这时只见到启田这老色鬼色迷迷的在九名美女前走来走去,一时摸弄着她们的乳房。

    一时挖挖她们的阴户,他满面淫笑着说道:这九名各地的美人儿,只有本国白川和子、新加坡的文妮,泰国的莎蜜小姐和越南的阮香小姐四个已不是处子身,其他五个仍原封未动,所以能供你现弄的﹍﹍他顿了顿,又说:就让泰国小姐这肉感尤物供你们发泄一夜吧。

    不过记着,不能玩过火,这些美人儿明天一早就要送到中东的阿拉伯商人船上去,要当女奴贩卖,可不能弄伤了一点皮毛。

    两名歹徒乐得连连道:是,是!启田先生,我们一定小心玩!他们两人兴高采烈,匆匆上前松了泰国小姐的捆绑,合力抱起了不断挣扎的泰国小姐,往大厅去了。

    这群落难的各地美女,她们有的羞得昏了过去,有的不断流泪,因她们嘴里都塞著布,虽然痛苦,却无法叫出声音。

    她们心中也在恨悔,谁叫她们太爱慕虚荣,报名参扣这个私人学办的选美大会呢?这些女郎哀怨地,怒视着他们。

    两个大色魔却在淫笑。

    山口道:启田兄,我们照这种选美的办法,再到亚洲各国大城市去弄一些国际人肉来,如此下去,嘿嘿!不出一年定成大富了!启田也奸笑着说:呵呵!不错,今夜咱们就先开封,庆祝一下。

    山口一夫淫笑着说道:好!我先要那个娇嫩嫩的印尼小姐开刀。

    启田拍拍他肩头说:山口老弟,这样吧,今夜开封的两个美女由你大吃一顿。

    那﹍﹍那你呢?山口一夫呆了一下。

    老色鬼启田嘿嘿笑说: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就供我先拔头筹了。

    这﹍﹍山口一夫犹疑不决。

    启田像流出口水来似的说:这样吧!那些未开封的五名处女全由你先拔头筹,我只开那个池娜小姐一人就可以,就这样好吧?山口一夫有些不舍,但看着绑住的一排八名美女,各个也美如天仙,不由得咬了咬牙说道:好吧!不过咱们得说话在先,那池娜小姐我要留下来,而且以后只可以我一人能玩她。

    启田大乐笑说:呵呵!老弟,你放心,老哥只要能够开了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的苞,其他一切都由你。

    好!我们就这样决定吧!两个老色鬼得意的大笑着,气得躲著看的大富,又想冲出来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两个失去人性的色鬼,可是,老色鬼们各自带走所要的人时,他又不知先如何下手。

    自然,池娜那边已交待过,可拖时间,这边他决定先救八名美女。

    但还有一样妨碍的,就是大厅前各有一对女卫士。

    大宫一向是不愿和女人动手打架的,只好用计先把两名看守山口一夫房门的女武士,诱到浴室里面。

    自然他用的是美男计。

    只见他脱光了衣彷,顶若一条标准型的七寸大肉蕉,配合著他那一身强壮美男子的架势,向女武士走去。

    两名姿色不错的半裸着肉弹的女武士,忽见英俊裸体的男人出来。

    两女也是淫娃一流,一时也看得呆住了。

    当大富走近,一手抱住了她两个肉弹似的乳房时,他疯狂的吻着她俩的香唇及生满暗疮的面部。

    两名女武士喘着气说:你﹍﹍你是谁?大富边吻边说,啊!我是山口先生的好友李君,你们忘了吗?哦!李君,好像听说过,可是你怎么来到这里呢?两名女武士被挑逗得欲火中烧。

    他不停的扣弄著两女三角裤内的小穴儿,一面左右忙着吸吮两女解下乳罩的乳头。

    不一会儿,二女就被诱到浴室,大富一咬牙,狠了狠心,先抓住一名肉弹,抱住女人的大白肥屁股,吐了一口口水在屁眼上。

    提起肉捧,狠狠的插入大自屁股中。

    唉呀!我的妈呀!那名女武士想不到这值英俊的男子李君,竟是这么粗鲁,强行插入后门,而且又是猛冲而上。

    只插得她尖叫一声,昏死过去。

    另一名女武士,只吓得叫道:你,你怎么能混进来!可是叫声未完,大富已抽身的猛压而上,扭住她后背使她伏在地上,又抱着她一阵乱摆着的大屁股。

    他狠了狠下心来,大肉捧抹上一些口水,一鼓作气的,也开了这个女武士的屁眼儿。

    妈呀!她也痛叫一声,屁门裂开昏死过去。

    大富十分刺激似的,大肉棒整条尽插在在女武土的小屁眼内窝了一回,叭!一声又拔了出来。

    他匆忙的穿回了内裤,连长裤也来不及穿了,就匆匆的赶出来,救人心切,口入口庖中来。

    只见首先遭劫的是菲岛的小美人,十七岁的伊娃小姐,她苦叫无声,一双白嫩的玉腿被山口一夫用力一拉,鲜红的小穴突了出来。

    一下子,就被男人粗硬的大阳具插进去了,山口插破了南洋穴,奸淫了十分短的时间就抽出肉棍来。

    他走到第二名印尼小姐文妮跟前,也依样拉开了美人的玉腿,大家伙狠狠的插入印尼小姐的阴道中去。

    山口一夫意犹未足的要再干下去。

    他想一口气先采了这五名处女穴,然后再好好玩弄她们。

    当她要对兰花小姐探进的时侯。

    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而这一突然的变化,幸好救了兰花。

    老色鬼没好气的挺著家伙,对着闭路电视一看。

    只见门外走来了一名大美人,竟是白川由美和李大富的两名随身带来助手马氏姐妹。

    躲在一旁的大富也看到了。

    大富着急起来,其宜白川由美也万万想不到山口一夫的合伙人启田先生也是个大色魔。

    这时已夜半三更多了。

    白川小姐在酒店中,因一时失去了大富和池娜的消息。

    她舆大富两名助手协商下,决定再找启田先生问一问山口一夫的背景,以变对大富破案有帮助。

    岂料不到启田先生正是个元凶之首,一下子找上门来,正如送羊入虎口。

    池挪迷人的肉横躺在床上,老色启田来到时,她怔住了,她想不到启田也是党徒之一。

    为了照计划行事,她是只好是准备委屈一下子了。

    老色鬼像疯狗似的,在她的肉体上下其手。

    捏弄着她丰满白嫩的大乳房和抚摸著浑圆臂部。

    当他强行拉开两条嫩腿时,老阳具一顶就想深入穴中去,池娜急得纤腰扭动,肥臀一扭一摆的。

    大腿开处,一个迷死人的红肉缝裂了开来。

    老色魔看得流口水,家伙硬得似铁。

    池娜又急又羞的闪躲著。

    可是当老色鬼忍不住把手指挖进她的嫩穴时。

    忽然脸色一变,大叫道:啊呀呀!该死的,是谁破了你这个洞呀!快告诉我!老色鬼变得一副可怕相,吃不到原封的第一次美人洞,他气疯了似的,脾气渐渐狂暴起来。

    池娜吓得忙定定神,妙目一转,忽想到个妙计,急说道:大老板,人家的洞儿被两佰坏蛋抓来时,给他们强奸去了。

    池挪有意把启田的火气转移到两名抓她来的歹徒身上。

    其实她的处女是给了大富没几天。

    她也够狠的,要先让坏人们狗咬狗一下。

    启田果然气得身子颤抖,咬牙切齿地说道:该死的狗东西,竟敢偷吃,老子还送了一个泰国美女供他们玩乐,真是气死我了!启田怒气冲冲的,不知他心里想着什么,忽然一回头,狠狠看着池娜的穴儿,池娜娇羞地把双腿夹了起来。

    正好这时,一阵铃声了。

    他生气地说道:山口,是不是你在叫门?山口在门外说道:启田兄,那个大美人儿白川由美小姐来了,还有我那个李姓朋友的两名女秘也来了。

    呸!什么朋友,他的女职员池娜已落入我们手中,咱们早已和他结仇了,吃脆连她们也一并下酒作菜吧!下酒作菜?山口一夫回头质问,他说道:启田兄,我那朋友李君曾是武道高手,千万别和他结仇,咱们抢他的女人来玩乐,可千万别让他知道呀!启田依然生气的说:哼!知道了又怎样?咦!启田兄,你好像不高兴什么?启田愤愤地说:去你的,老子当然不高舆,你雇的什么好手下?竟胆敢偷吃池娜小姐的洞儿,给老子捡破烂,这算什么?山口一夫大惊道:真有这回事?去你的,你不信,自己来挖挖看!巳格牙鲁,好!老子就去找那两个混蛋算账。

    谈话一止,山口怒气冲冲向后房休息室走去。

    启田恨恨的留别了池娜,开了房门,匆忙中忘了锁上门,直下楼去迎接白川由美等几个美女。

    池娜忙趁机穿上三点式,溜出房外。

    这时的大富,待山口一夫走了后,趁几混入囚禁美女的后房。

    这时,除了菲籍和印尼的两位小姐被奸污之外,其他幸未受辱的,一个一个全给解绑恢复自由。

    这几名美女对于英俊的大富救命之恩感激不尽,大富忙引导着她们从后门的防火梯逃走。

    热情的越南小姐阮香兰在与大富谢别时,勿匆给他一记香吻,并偷空文诌诌地对他说道:李君,承蒙你的大恩大德,众女此身已为君再造,愿以身报答,并作知友,盼君不弃,明日晚十点在海旁旅馆见。

    阮香兰代表众小姐恭候。

    大富笑笑,心想,这些贪慕虚荣的女子也真够开朗。

    他匆匆正想回到里面救池美和其他小姐,却在后门休息室看到了山口一夫手拿武士刀,怒冲冲的冲进休息室中。

    他不由得跟上去,放眼一看。

    只见那位泰国小姐,被两名歹徒夹抱着。

    赤裸裸的两男一女,搂成一团,她的前阴被插入一条肉棍,另一根则插在她的屁眼内。

    如此前后夹攻,那个泰国小姐已昏了过去。

    怒气冲冲的山口一夫直走进来,武土刀一挥之下,两名歹徒各痛挨一刀,手及背都出血了,倒在地上哀号。

    巴格牙鲁,竟敢偷吃老子的禁洞儿。

    山口一夫怒斥着,又一刀砍去。

    哇!老大,我们没偷吃呀,饶命呀!巴格牙鲁,还敢强辩,杀!山口一夫疯狂了似的,不一会儿,两名歹徒重伤的连滚带爬的,逃下了楼去。

    大厅里有不少男女。

    其中有几名横眉竖眼的怪汉是启田暗中作恶的手下人,其他男是一些男女职员。

    一名东洋美妇人,两名成熟的少女,正是白川由美和李君的两名娇容美貌的女秘书。

    这位就是启田大老板,这两位是李君的女秘书马珊珊小姐,和马玉娇小姐。

    好好,砍迎光临,请随我上来谈话。

    他们直上七楼。

    就在自川由美等人入虎口不久!从走廊方面,这时滚下来了全身是血的两名大汉。

    一时骛功了楼下所有男女!在一时混乱中,七楼上,李大富已打通电话报了警,然后他急急上九楼先救池娜。

    这时在七楼中,白川由美三女被启田引到大厅来。

    当他们进厅后,山口一夫竟也匆匆进来大叫道:不好了,有奸细,女人全被放走了!啊!山口一夫!众女惊讶地说叫了起来。

    启田的狐狸尾巳露出,对她们阴笑着说道:好了,这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可怪不得我们了!救,救命呀!白川由美惊叫着,拼命的想奔向房门口,但是房门已下了锁。

    山口一六怒气冲冲的说:不知是那个叛徒,竟偷放了所有女人逃走。

    启田也恨恨的说:可恨,看来我们要好好清理门户一下。

    气死人了,启田兄,我看干脆咱们就先干了这三个雌儿,免得送上门来的肥肉又飞了。

    好,先过过瘾再说!启田一直没吃上腥,气冲冲地先扑上三女。

    但三女拼命挣扎着,一时倒不易得手,之后山口一夫又一挥手中的武士刀,指著三女说道:巴格牙鲁,再不乖乖脱裤子,老子就用刀割你们洞儿。

    哇!马氏姐妹羞得大哭出声。

    白川由美咬著牙关,边脱衣边苦思对策。

    不一会儿,自川由美首先脱了个精光,她低声向马氏姐妹说:二两位妹子快点脱下衣服吧,委屈一下,免得这两个大色鬼的一狠下来,弄伤了身体。

    她们只好悲伤的,把衣物一件件的脱下来。

    当只剩下三角裤和乳罩时,两名老色鬼已刺激得欲火大作。

    他们也匆匆的脱了个精光。

    露出同样粗粗长长的大肉棒。

    三女颤抖著,低首后退,退到了墙边。

    山口一夫淫叫道:嘿嘿,好,就在墙上先来一下!他一马当先,抓住成熟的白川由美,把她直抖颤的大腿向上一推,穴口大开,玉背靠着墙。

    自川由美叫道:不,不要,你们是恶狗!嘿嘿,白川小姐,吃不到你妹妹,吃你也是一样。

    山口一夫狂叫着,用力捏着她的乳房。

    使白川由美痛得停住挣扎。

    她不停的流着泪儿。

    山口一夫却恶狠狠的,一面抓若乳房揉弄,一面握着肉棍在找她的迷人洞口就想插入。

    另一边,启田也已抓住马氏姐妹,他把二人一起合压在地上,一条老家伙兴致无比的直往马氏姐妹互贴著的阴户中要插入。

    马氏姐妹身上仅存的乳罩和三角裤,已被老狗扯掉。

    二女的肌肤一样的娇嫩迷人、老色狗疯狂似的紧紧压抖动的二女,一条家伙乱顶乱刺的。

    但二女不停的抖动,想一下子插入她们的阴道并不容易,而且两女又是处女,阴门收紧,岂易破入。

    他百刺不进,便不顾一切的放开她们女,找出一条短木棍,想捅破阴门,再登堂入室。

    形势千钧一发,二女几乎昏过去时,忽然房门被敲响。

    巳格牙鲁,又是那个找死的?山口一夫怒气冲冲的放开了白川由美,拿起武士刀向房门叫道:是谁?房外传来娇滴滴的声音说:房内的两位好色爷爷吗?人家是你二老最爱的第一美人池娜呀!开门呀,我来给你们助兴的呀!啊!原来是池娜安贝儿!山口一夫对池娜甚是喜爱。

    他连忙心急的去开门。

    但当池挪小姐一丝不挂,令人销魂的出现在门口时。

    启田这条老色狼也放了马氏姐妹,忽地冲上,抱住池娜就给抢了过来。

    山口一夫不快的说:启田兄,你不是不要这破货了吗?启田说:去你的,谁说不要,老子非要弄她一次不可。

    池娜娇滴滴的一副挑逗相说:两位爷们,你们两位别争嘛,这样吧,我先跳扭穴舞助舆,你们先玩玩白川小姐她们吧!马氏姐妹羞愤的说:池娜!你竟变得这座不要脸的残货!但池挪咬咬牙关,扭着迷死人的一丝不挂肉体,走向电唱机前,开了最热门的舞蹈音乐。

    接着她就大扭大摆起来,但见那趐胸前一对丰满乳房,和一个雪白的大屁股狂扭著,诱人至极。

    尤其是在狂舞中,大腿开处,小嫩穴一开一闭的,看得两只老色狗竟忘了逗弄三女,口水直吞。

    呸!不要脸的骚货!贱货!马氏姐妹气得大叫起来。

    白川由美倒是一点儿也不见怪,心想,这妮子定有奇招使出来。

    果然,池娜狂舞著,吸引著山口二人的同时。

    房门前人影一闪,大富混了进来。

    原来大富在九楼救池挪时,正好上了逃出来的池娜,两人温存了一下,再下七楼来,设计救她们。

    大富跟着池娜悄悄摸进来,以池娜的色相迷住两条老色狗,然后,他轻径的掩到二人的背后,双掌一挥,咚!咚!两下,马上智取了老色狗。

    山口一夫、启田二人再度醒来之时,已是反主为客,两个大混蛋,被绑在一起,惊怒得呆住了。

    大富说道:山口先生,想不到你藉搞什么选美来欺害女人,过去咱们同是好色之人,也是生意上的朋友。

    但是没到到你会玩色玩得这么过火,又加入启田这个大坏蛋的人肉组织,山口一夫,现在你是们色有色报,希望你出狱之后,好好反省一下,只要玩得不过份,咱们还是朋友。

    山口一夫羞惭得低下头来。

    启田这老色狗却仍狂叫道:巳格牙鲁,老子和你没完没了!哼!启田先生,你想报仇的话,就等你做一百次生日后再来吧!启田疑惑的问:甚、什么意思?大宦看了他一眼说:依你的贩卖人口案,及不知谋杀了多少妇女看来,你可能要坐三十年牢以上,信不信由你!大富说若,房外一阵警车声传了进来,启田这条大色狗,才觉全身都冰冷了。

    时间很快过去,太阳出来了。

    这是第二天早晨。

    喜好玩色而并不过份的大富,一向只是和自颗的美女合欢。

    这天早上,在他所住的酒店十褛上,他的卧房阳光已透入窗内来!然而他这时正熟睡着,而他的身旁,哗!一、二、三、四,乖乖!竟居睡了四个美人儿。

    那是自川由美、马氏姐妹及池娜这几名美女在感激及爱慕之下,竟破天荒合作的给了他一次非常辛苦的亨受。

    自然,大富忙了整整一夜,一箭四雕,一条肉枪挑了四个美人洞,可是也够累了。

    尤其马氏姐妹犹是含包之身,紧小的阴门,弄了半天才开得了封。

    最后,打若白川由美的要命嘴功,方止了大富一夜辛苦。

    喜好美色的大富,终于能逐一尝过四名美女的体态姿势以及做爱时的种种花样!早上一醒来,他就硬耍池娜给他拿嘴儿吸吮肉棍,把肉棍吸得硬硬又挺了起来,他就玩超池娜的美丽麓后庭。

    池娜咬牙闷挨着大富的抽插屁股,直到他搞得累了,她也软绵绵的了,他就趁白川这个美少妇在熟睡中,硬给她也开了后包。

    唉呀!要死!原来你也是只大色狗呀,不来了!那有人一早就通屁股的,哎呀!哎呀!痛死人了!插破了!天呀!快抽出来吧!人家吃不消呀!自川由美苦叫若,后庭开花比处女开包更痛!她的叫声骛醒马氏姐妹。

    马氏姐妹二人,一夜破瓜,穴仍肿肿的。

    大富看得更感兴趣,叭的一声抽出了肉蕉,推开白川由美的白屁股,转向马氏姐妹。

    肉蕉对着奇窄的嫩穴,又狠狠插去。

    痛得马珊珊闷叫一声,直哭着叫饶。

    大富在马珊珊的阴户内抽插了一阵子,立刻转移阵地,攻向另一个红红肿肿的嫩穴儿。

    马王娇叫了一声:慢一点!卜滋!一下,肉蕉已没入了她的包子穴中。

    哎呀!马玉娇也痛叫了一声。

    但这回大富已插得上火,一下下狠狠抽插著。

    一面也不停的芟手把玩若几个美女玉乳。

    大约半小时,王娇的嫩穴大概是被他插烂了,更红肿得奇突,她又痛又快感的趐昏了过去了。

    最后大富仰卧著,玉蕉朝天直立若,由池娜这个大美人又去给他吹萧。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了,是热情的越南小姐阮香兰大来的,原来众美女为了答谢他的救命大恩,特地来一个无遮大会,让他来一次帝皇般的享受。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