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000xb.com ff227.com vn613.com vn215.com se808.com yz568.com 266gg.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首页  »  人妻美妇  »  歹念
    歹念

    第一章

    我们家是农村的,靠近镇上的一个小村子。虽然地理位置还不错,但终归是农村,物质上还是比较匮乏的,好在网络很畅通。    高中毕业肄业后,我不想出去打工,就呆在家里专门打游戏,卖装备和金币以及代练,每个月浑浑噩噩的,能挣个三四千块钱,不比到沿海城市打工来的差。

    我们那儿家家户户都盖著院子,里面会种一些蔬菜之类的,但我们家院子除了蔬菜之外,还种了一些花卉。尤其是隔壁婶婶家。

    我一天基本上出不会迈出院子的,而且村里的年轻人多数都去外面打工了,出去也找不到人一起玩。唯一的乐趣就是每天早上和傍晚,会看见婶婶在院子里给花卉浇水。

    其实我之所以不愿意出去打工,除了不想进工厂之外,每天能见到婶婶也是一很重要的原因。    我婶婶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嫁给了叔叔。    那个时候虽然我还是个小孩,但就感觉婶婶长得蛮漂亮的。身材高挑纤瘦,五官也比较精致。     但真正对婶婶有幻想,还是进入青春期以后。越看婶婶越有味道。一头乌黑的长发,清秀的脸颊,虽然生过孩子了,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腰肢很纤细,尤其是臀腰比例很好,双腿笔直修长,还有腿根隆起的阴阜,每次从后面看着婶婶的时候,都有一种想冲上去直接从后面干了她的冲动。    要说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婶婶的胸不够大了,看上去朦朦胧胧的。

    我喜欢那种清秀纤瘦的女人,婶婶的形象就完全符合了。

    可我一直也都只能是幻想着婶婶,没有机会去施行自己的不轨行为。

    时间早一些的时候,婶婶一直和叔叔在外面打工,我高中的时候才回了家。堂弟在隔壁县跟着她妹妹念书,所以极少回来,家里也就婶婶一个人。

    我一直都有有个疑惑,那就是婶婶跟我一样,都很少出门,在家里的时候基本都会锁门。别人找她的时候都要费一番劲儿。

    就村里的女人来说,婶婶穿的也是比较时尚的。这倒不是特例,村里出去打过工的女人,在衣着上都会跟村里人不大一样。

    婶婶每天早上都会到院子里给花浇水。因为我们两家房子是盖在一起的,中间只隔着一道低矮的砖墙,只要婶婶一出现在院子里,我都能瞧见。

    为此,我还特意把电脑摆放在了房间靠窗的角落。每次婶婶一出现在院子里,我就假装趴在视窗抽烟,一直盯着她看。

    每次,我们都会说上几句话。

    我本以为来我对婶婶的觊觎也就停摆在这个程度,没想到一个意外发现,最终改变了我们关系的性质。

    那天也是无聊,打游戏打累了后,我跟别人群聊的时候,有个人发来了一个直播网站的位址。    作为宅男,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我当然就打开了。

    里面的主播小视窗都穿的很暴露,我没想到还能有这种网站依然存活着。把线上的主播查完了,点开了一个叫“性感少妇”的直播间。

    打开一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内衣,外面是连体的黑色网袜的女人,身材很性感,胸不是很大,但也被胸罩挤出来了一部分雪白的乳房。可惜没露脸。

    我正准备关掉的时候,有个人送了礼物,她立马说道:“谢谢哥哥的礼物。”

    这声音,让我感觉特别的熟悉。仔细一回味,感觉跟婶婶的比较相似,虽然她说的是普通话。我就仔细的打量了起来,越看越觉得像是婶婶了。

    她也不跳舞,也不唱歌,只是不时的摸摸自己的乳房,或者分开大长腿,隔着小内裤摸一下自己的阴部。虽然穿的很暴露,实则什么都看不见。

    “还有五分钟就要进行一对多的私密视频了哦,没刷礼物的哥哥们赶快了。”她一边说,一边在自己的一个乳房上抓了一把:“嗯……奶子好像让哥哥们捏哦……快点嘛,刷礼物了,什么都给你们看。”

    这一套确实管用,好几个人哗啦啦的刷起了礼物。

    我在对话方块里,输入后却被提示我还没有注册。我只好赶紧去注册了一个帐号,充值之后直播秀却开始了,我想进入房间都不行。

    等了十多分钟后,才得以重新进入了。

    我发言却被再次提示,我等级不够。这让我比较气恼,但为了搞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婶婶,一横心就直接刷了10000点的礼物。其实也就一百块钱。

    她看到礼物后张圆了嘴巴:“谢谢这位哥哥的礼物,爱你哦。”

    我试着再次发言:“第二次秀什么时候开始啊?”

    “今天不秀了,明天吧,明天你早一点来。”

    “可是我礼物都刷了。”

    “那我也不能单独为哥哥表演吧。”

    “一对一的表演呢?”我感觉100的礼物不少了。

    她把手指放到唇边:“哥哥你实在要看的话,那就刷30000的吧,还刷20000,我就特例给你一对一。”

    我点上了一根烟,拿起手机充了值。刷了礼物后,她发了一个QQ过来,让我添加她,并且要注明我的名字。

    我添加后,她很快就通过了。

    QQ名也叫性感少妇,从等级上看是个小号。

    我:“什么时候开始啊?”

    性感少妇:“马上,就穿刚才的衣服可以吗?哥哥。”

    “行。”我都急的火冒嗓子眼了,如果她真是婶婶的话,那我要睡到她,就易如反掌了。

    大概一分钟后,她发来了视频,接通后,我赶紧关掉了自己这一边的视频。

    她在视频冲我摆了摆手:“哥哥你好,现在是单独为你大秀哦。喜欢我的身材吗?”

    我:“能露脸吗?”    她赶紧调整了一下视频:“哥哥,是不露脸的哦。”

    我暗骂了一句,这些做直播的真是会骗钱;“我加钱露个脸行不行?”

    “不行,不露脸的。”她直接把连体网袜的肩带给拉扯到了肩上,揉着自己的乳房说:“哥哥,想看看我的奶子吧。”

    我全神贯注的盯着视频,结果忽然停电了。我愣了那么一两秒,抓起鼠标差点摔在了地上。

    这时手机QQ的提示来了,是性感少妇发来的:“哥哥不好意思,我这边停电了,晚上补给你吧。麽麽哒。”

    “行。”这稍微缓和了一些我的怒气,还真担心回头她就不认帐了。

    不多一会儿之后,就听到婶婶在她们家院子里叫我。

    我赶紧趴在了窗户口上,婶婶穿着一件连衣裙,冲我喊道:“许立,你那儿停电了吗?”

    “停了。”我点点头。

    “真是的,经常停电。”婶婶有些气恼。

    我陡然看见婶婶穿的银白色高跟鞋和那个性感少妇的一样,而且还同时停电了,这猫腻可就大了。十有八九婶婶就是那个性感少妇。

    不过我多少有点想不通,一个农村的女人回去做直播,如果是真的话,婶婶的思想也够开放的,那表演也绝对够风骚。

    院子里有个石桌子,婶婶在那儿坐了下来。正是初夏时节,樱桃树挂满了果子,已经开始泛红了。

    这是一个跟婶婶套话的好时机,我赶紧跑下了楼,跑到婶婶家的院子挨她坐下了。

    婶婶冲我微笑了一下:“这个月挣多少钱了。”

    “每个月都差不多的。你呢?”我脱口而出。

    婶婶伸手做了一个要打我的手势:“我又不打游戏,从哪挣钱啊。”

    “婶婶,你跟我一样,一天都呆在家里,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我试探的问。

    婶婶拨了下发丝说:“看电影,看电视剧,收拾屋子,还能干什么。怎么?想教我打游戏吗?”

    我摇摇头,心里愈发的肯定了,婶婶就是那个做直播的性感少妇了。惊喜之外也很惊讶。

    我从头到尾的打量著婶婶,那细腰,那长腿,一看就鸡儿发硬。

    我想再进一步的试探下婶婶,把手机调成静音后,给性感少妇发了个红包过去。

    婶婶拿在手里的手机立马就传来了提示,婶婶打开手机的时候,笑的很甜。

    性感少妇:“谢谢哥哥,都还没给你表演呢,就又发红包给我了。”

    我一边盯着婶婶,一边继续发过去:“你在干什么呢?”

    性感少妇:“停电了,呆在家里呗。”

    我:“你叫性感少妇,应该是结婚了吧?”

    性感少妇:“嗯,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了?”

    我:“没有,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感少妇。”

    性感少妇:“是吗?我都三十二了,不过大家都说我身材很好,根本就看不出来。”

    我:“你奶子好像有点小,多大的罩杯啊?”

    性感少妇:“嘻嘻,是有点小,不过我的乳房形状很好看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罩杯,晚上你看了就知道的,保准你会喜欢。”

    我:“好想现在就看,能不能拍张照片给我。”

    婶婶抬起了头,有些犹豫,我赶紧装出一副打游戏的样子:“哎……要死了……我去,傻逼啊,会不会玩啊,猪队友。”

    婶婶低下头,重新打了几个字。我这边立马收到了回信:“好呀,你等一下哦。”

    婶婶起身后对我说:“徐立,我回屋了哦。你出去走走吧,别整天窝在家里。”

    我点点头,装作一副打游戏特别专注的样子。

    婶婶走开后,我用视线的余角跟踪着她,心里急的要死。虽然已经能够确定婶婶就是那个性感少妇了,但现在就直接捅破的话,似乎还有点早,我得想办法看到她的脸,然后截图。到时候任凭婶婶怎么否认都没用了。上她也就水到渠成了。

    估计婶婶不会再出来了,我也赶紧回了屋。

    几分钟后,性感少妇就发来了一段小视频,是直接拍胸的。看的我只咽口水。婶婶的胸还真是很漂亮,虽然比较小,但是很挺拔和饱满,像一对小碗一样倒扣在胸前。乳头红红的,有点长,像桑葚果一样。

    我看了好几遍,实在忍不住就自己去撸了一回。

    完事后,看见性感少妇,又发来了几条信息。

    “哥哥,喜欢吗?是不是很好看?”

    我回过去:“太漂亮了,好想上你啊。”

    性感少妇:“那你来呀,给你干我的骚逼,摸我的奶子。”

    刚聊了没几句,婶婶就说自己有事了,晚上再跟我说。

    为了等到晚上的视频,我连游戏都没心思打了,就趴在窗口等著来电。    一直到八点多的时候,终于来电了。    我赶紧打开了电脑,也给性感少妇发去了资讯。

    她却说自己先要去洗澡,让我等一会儿。

    一直到快九点了,她才在QQ上斗了我一下,随即发来了视频。

    连接上视频后,看见性感少妇只穿着一套内衣。露在外面的雪白乳房,让我手痒痒的。

    她调好了视频说:“哥哥对不起哦,让你久等了。”

    我发过去资讯:“你可以不用表演了,我就是很无聊,能陪我聊会儿天吗?”

    她点点头:“好啊,正好今天我也累了,给你视频了,我也睡了。哥哥想聊什么啊?”

    我:“我想看看你的脸,你肯定长得很漂亮。”

    她讪讪一笑:“哥哥,这个真的不可以的。”

    我:“200红包。”

    她摆手。

    我:“300。”

    她还是拒绝。

    我做了个深呼吸:“500,总可以了吧。就看个脸而已。”

    她在那边迟疑了片刻,点头说:“那好吧,你发过来吧,我给你看脸。”

    她接受了红包后,就把视频放低了,露出了自己的脸。    我心头一颤,果然是婶婶。我感觉自己手都颤抖了,赶紧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婶婶在视频里笑的很甜:“哥哥,喜欢吗?”

    我:“喜欢啊,你长得很漂亮。”

    婶婶:“谢谢。”

    我:“把奶子露出来看看吧。”

    她嗯了一声,就把胸罩给解了下来,还有点羞涩,先捂住自己的一对乳房后,才慢慢把手放开。

    我连续拍了几张后,心下大为满足,心绪都澎湃了起来。

    婶婶玩弄著自己的乳房说:“哥哥,想不想捏一捏人家的奶子呢?”

    我回过去:“跟你说实话吧,我很喜欢我的婶婶,她长得跟你一样性感漂亮,你能帮我露几句话吗?完事了,就可以结束视频秀了。”

    婶婶眨了眨眼睛,凑近看了看后答应道:“好吧,想让我说什么。”我止不住的大笑起来,飞快的打了一行字:“侄子,婶婶好想给你日哦,婶婶的骚逼奶子都给你玩。”

    她看了一遍后,笑了起来,但很快进入了状态,娇媚的呻吟著:“侄子……嗯……婶婶……好想给你日……婶婶的骚逼和奶子……都是侄子的……都给你玩好不好。”

    我把这段视频录了下来,保存后,宣告大功告成。

    我:“好了,你去休息吧。”

    她隔着视频亲吻了一下:“谢谢哥哥,你太好了。你喜欢的话,以后就把我当成你的婶婶好了。”

    我心思一动,试探的问道:“你有侄子吗?”

    婶婶把头发拨到一边:“有呀,不过我那个侄子跟你可不一样,成天就只知道在家里打游戏。”

    我:“没准,他其实很像干你这个漂亮婶婶呢。”

    她捂嘴笑了起来:“你别胡说,他才不会像你这么坏呢。”

    我:“你别怪我变态啊。假如你侄子真的想日你,你会愿意吗?”

    “不可能的。”婶婶一本正经的说:“他从来没对我有过什么非分的举动。不过倒是喜欢盯着我看,这很正常吧,哪个男人不喜欢盯着女人看呢。”

    我:“我是说假如,你愿意吗?”

    婶婶摇摇头:“当然不愿意了,那可是侄子也,我是他婶婶,让侄子日了婶婶,太不像话了吧……”她忽然大笑了起来,乐完后说:“除非他鸡巴很大,把我给强奸了。”

    听到婶婶不愿意让我碰,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听她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快,气恼的回过去:“你就等著吧,你侄子明天就回去干你。”

    婶婶点头说:“那好啊,你去叫他来好了,他强奸我的时候,我直播给你看。”

    我:“那你就等著哦。”

    婶婶不以为然的一挥手:“我等着呢。”我感觉差不多了,就跟婶婶结束了对话。婶婶挥挥小手,跟我道别后关掉了视频。

    看着视频里婶婶的照片,我气呼呼的说:“骚逼,看我明天不去干死你。”

    躺到床上后,我把拍的婶婶的照片和小视频看了好多遍,激动的不能自己,久久没有睡意。后面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都已经是上午了。

    抓过手机一看,页面还停留在婶婶的照片上。性感少妇又给我发来了讯息。估计是觉得我还宰,想牢牢抓住这个客户。

    “哥哥,起来了吗?我开始直播了哦。”

    我丢开手机,跑到窗前做了几个深呼吸。浑身充满了力量,感觉自己要去做一件大事情了。    洗了个澡后,我换了身衣服。也顾不上做饭吃了。拿着手机就跑到了婶婶家的楼下。既很激动也有些紧张,毕竟马上就要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了。但毕竟是去干自己婶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准备了一番后,我抬起头冲婶婶房间的窗户喊了两声。

    “干什么?”婶婶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并未打开窗户。

    我急切的说:“我刚才看见有条蛇钻进你们家了。”

    两声哗啦后,窗帘和窗户依次打开,婶婶只露出肩膀以上的部位,惊恐的说:“真的?”

    我点点头,装作很着急的样子,比划著那条蛇有多大。

    婶婶吓的脸色都变了,让我等一下,她马上就下来。

    婶婶从视窗消失后,我手心都出了汗,距离目标越近,就越是激动和紧张。

    婶婶下来打开房门的时候,依然穿着连衣裙。招呼我赶紧进屋帮她找出来。

    一进屋,我就直接往婶婶家的楼上跑,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婶婶紧跟着上来后,从后面打了我一下,急切的说:“你赶紧把蛇抓出来啊,坐在这里做什么。”

    我拍拍沙发说:“婶婶,你先坐下来。我有事跟你说。”

    婶婶一脸茫然,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这让我心生不满。拿出手机,把昨晚拍的照片递给她看。

    婶婶一看就傻眼了。    很奇怪,这时候我倒不是很紧张和激动了。很坦然的说:“婶婶,知道我来的目的了吧?”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