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000xb.com ff227.com vn613.com vn215.com se808.com yz568.com 266gg.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制衣工厂两个女孩子

    杨江的老板做的是大陆生意,时常派他去深圳出差。老板也时常和他一起去深圳,办完了事之后就叫杨江先走,而他自己就等到第二天才回香港。

    有一天,老板叫杨江入房,将一个地址以及一串锁匙交给他。说是有层楼在深圳,现在没有人住。叫杨江去找人更换大门铁闸的门锁。之后如果有 要到大陆的工厂处理一些事务,晚上就可以在那里过夜。

    杨江去到深圳,依照地址找到那层楼。开门进去,屋内家具杂物 全,他思疑这里一定是老板藏娇的金屋,现在可能是和女人分手了,所以变成△去楼空。

    杨江找锁匠换过铁闸的门锁,锁匙师傅手脚较慢,弄到天黑了才搞好。这天晚上,杨江就留下来过夜。

    因为次日还要去工厂有事情接洽。杨江没有兴趣逛夜街,就坐在沙发看电视。忽然听到有人来拍门,杨江觉得奇怪,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两个提着旅行袋的年轻大姑娘。

    杨江问她们有什么事,其中一个女孩子用普通话说她来这里找阿仙。杨江说这里祗有自己一个人住,没有叫阿仙的,可能是摸错门牌了。

    另一个女孩子也讲普通话,他将手上的一张纸交给杨江。杨江看了看,地址正是这里,并没有写错。杨江忽然想起,可能老细以前的女人就叫做阿仙。就对她们说,他是刚刚搬进来这里住,可能以前的住客叫做阿仙,但已经搬走了。

    两个女仔听见杨江这么说,当场花容失色。

    杨江看见这两个女孩子急得几乎想哭出来,于心不忍。就招呼她们进来,两个女孩子态度斯文,杨江刚才买了几瓶矿泉水,就一人开一支让她们喝。

    两个女孩子喝完水,杨江问她们找得阿仙这么急,究竟有什么事?其中一个女孩子双眼特别大,她说自己叫做阿冰,同伴叫做田雯。她们都是湖南人,在一间国营织布厂做女工。说著就将工作证拿给杨江看,证明了她们的身份。

    阿冰继续说,阿仙以前也是和她们在一间厂做女工。去年阿仙来深圳,寄了好多钱回去。阿仙写信告诉她们,说深圳有好多机会发展,叫她们也过来碰碰运气。

    她们最初怕人生路不熟,不敢答应阿仙。但是最近她们所在的工厂要结束了,祗好特地坐火车来找阿仙。想不到现在不但找不到阿仙,身边又没多少钱了,又没有门路找到工作,以后都不知要怎么样。

    阿冰说著就哭起来。阿冰一哭,田雯也跟着她哭了,两个女孩子就好像梨花带雨一般楚楚动人。杨江叫她们不必这么伤心,既然碰着他自己,亦都算有缘分。叫她们可以暂时在这里住下来,至于两餐,就由他来支持。

    杨江又告诉她们,自己都认识几间纺织或者制衣工厂的主持人,因为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和他们很熟落,帮两位姑娘找工做,并不是一件难事。

    两个女孩子听见杨江这么说,当场收了眼泪,双眼睁到有多大就多大,感激地望住杨江。阿冰突然一下子跪下来,说要多谢大恩人,田雯亦跟着跪下,弄得杨江一时手忙脚乱,快手快地扶起她们。两个大姑娘的身子并不轻,杨江扶了一下子扶不起来,临急临忙就唯有用手抱。这两个女孩子虽然荆衣布裙,兼且风尘仆仆,杨江抱起她们之时,却有着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尤其是当抱起她们的身体之时,丰满的胸前和自己贴到实,虽然隔住衣服,杨江仍然觉得有着柔软和弹性。

    杨江问她们两个吃过晚饭没有?她们摇了摇头,说一下火车就拿住这个地址到处去问人,走了两个多钟头才来到这里。杨江就叫她们放下旅行袋,先带她们出去吃一些东西。杨江带她们去一间北方面店,这个时间好多人在吃宵夜。杨江帮她们叫了大碗面和水 ,他认为这种食品一定适合她们的口味。阿冰和田雯果然吃得津津有味,连汤水都饮到一滴不剩,还说从乡下出来还未曾吃过这么好味的面和水 。

    吃饱回到住处,杨江让她们进冲凉房,叫她们开热水炉洗澡。阿冰又称赞一番,说都市人真会享福,起居饮食都很舒服。

    杨江坐在厅中梳化看晚间新闻。忽然听见两个女孩子在冲凉房里面哗声叫起上来,杨江不知道她们在里面发生什么事,就冲过去拍门。门打开了,两个女孩用旧衫裤掩住胸前,指住个热水炉,吓得讲不出声。浴缸烟雾迷濛,杨江伸手摸了一下,浴缸里的水热到发滚,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她们两个祗懂得扭开热水掣,不识将冷水调和。

    杨江教她们较冷热水之时,阿冰和田雯虽然由一件衣服掩住前面,但遮不到许多地方,顾得上又顾不得下,后面就更加成为不设防地带,杨江几乎看了全相。

    刚才她们穿着老土的衣服,杨江没有注意到她们的身材,想不到赤身裸体之后,她们的身材玲珑浮凸,杨江自己都几乎要吞口水。

    两个女孩子冲完凉出来,坐在杨江侧边看电视,她们不识听广东话,一人一边干瞪着双眼,于是杨江就叫她们上床睡。

    屋里祗有一张床。阿冰问杨江自己睡哪里,杨江说自己可以在厅里睡沙发。阿冰说这样子可不好,因为杨江收留她们在这里住,已经好感激了,现在又把床让出来,就算她们睡下来,心里都不安乐。

    杨江觉得这个女孩子心肠好,不由得对她发生好感。大家让来让去,没有结果。田雯提出个有建设性的提议,她说反正这张床阔大,不如大家都到床上,就大家都睡得舒服了。

    杨江看了看床,的确比普通双人床阔好多。他心想,可能老细自己是个胖子,所以特地订造这张阔床,金屋藏娇,也方便和女人满床滚。

    田雯既然这样讲,阿冰也赞成。杨江见她们天真纯洁,并不想到和男人睡一张床会发生什么事。于是,他亦都点头赞成大家一 上床。

    阿冰和田雯正想爬上床,杨江看见她们仍然穿着衫裤,而这套衫因为搭火车,已经沾染好多灰尘。田雯见到杨江望着她们的脏衣服,又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是把灯熄了,因为黑暗里,杨江看不到她们的身体,就不会难为情了。

    杨江觉得田雯的头脑灵活,时常都会有建设性的提议。这个提议亦很好,对自己有益。杨江熄了灯,果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黑暗中仍然听见阿冰和田纹息息率率除衫脱裤的声音。田雯首先声明,自己睡最里面。杨江正要上床,阿冰亦想上床,两人碰个正著。杨江慌怕阿冰跌倒,快手快脚拖住她。阿冰这时已经脱去外衣。祗穿着胸围和内裤。可能阿冰亦慌怕跌倒,将杨江揽到实,结果两个抱住一 倒在床上,杨江刚好在两个女人中间。

    这张床虽然比较宽阔,但是三个大人躺在一起,亦都有一点儿挤迫。杨江仍然将双手抱住阿冰,阿冰不但有推开,反而好似小猫一样,缩在杨江的怀抱。

    杨江摸到阿冰背后胸围扣子,手多地将个扣解开,阿冰好像当作不知道。胸围松脱后,杨江缩一支手过前面,在丰满之处轻拢慢撚,阿冰好肉紧,但是田雯也睡侧边,她不敢有所动作,亦不敢出声,用牙齿轻轻咬在杨江膊头,杨江觉得好似被蚂蚁咬一样。

    旁边有田雯,杨江也不敢更进一步,祗是闭上双眼享受这种温柔甜蜜的感觉。虽然极力抑制住自己的意马心猿,但有一个地方好不听话,已经好像一枝棍子般竖起来,顶得连阿冰都感觉得到,而且她也将身体猛挨过来。

    这地方特别敏感,杨江让阿冰挨得几挨,周身更兴合合。如果不是田雯睡在一起,杨江这时就会好似饿虎擒羊一样,将阿冰吃到渣都没得剩。

    当杨江极力想用理智克服欲念的时候,又觉将背后有东西顶住。顶住他的东西柔软又有弹力,好似皮球似的。杨江当然知道是什么,因为田雯身材健美过阿冰好多。

    杨江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就好似以前读过的一句成语,叫做“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但知道田雯亦已春心荡漾,就算现在自己有什么行动,她亦不会大惊小怪。

    杨江决定采取逐个击破的办法,他先行前门拒虎。预料这支虎是纸老虎,想必不会太难对付。阿冰既然将个身体来挨杨江,杨江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把自己的肉体紧贴住她,还使出一招叶底偷桃。他发觉是个光洁无毛的水蜜桃,而且这个水蜜桃已经好成熟,熟到连桃汁都流出来了。杨江不再犹豫,将阿冰最后的藩篱解除。一个翻身就骑上去,实行武松打虎。

    杨江预料得几准确,这支小母老虎果然不难应付,除了插入之时稍有阻滞,一但整条进去,则畅通无阻。虽然是一片黑暗世界,杨江却凭著感官的触觉知道阿冰的销□肉洞好像一个细口的瓶子,她的阴道口紧凑,里面仍有容人之量。到底是年轻的女孩子,她的腔肉既紧窄又有弹性。杨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阿冰搂住一阵子狂抽猛插,阿冰终于出声了,她呻吟挣扎了一会儿,就软成了一团。

    杨江的肉棒仍然坚硬如铁,他觉得阿冰的反应已弱,便转身要对付田雯。他伸手一摸,田雯已经全身赤裸,正在开蚌以待。杨江感觉到田雯比阿冰还要风骚,一定也好像阿冰一样容易应付。于是他决定要以逸待劳,让田雯做武松,自己做老虎。

    田雯也很乖巧,她被杨江翻到上面之后,就把下体凑到他的棍头。却浑身颤抖不敢再有所行动。杨江认为她怕羞,就扶着她的腰濛向下压,同时自己向上一挺,祗听田雯“哎呀 ”一声轻叫,已经将他的肉棍吞没。然而田雯一和杨江合体,就满足地祗把乳房贴在杨江的胸部不动,杨江也默默地享受着软玉温胸的美妙。

    静了一会儿,杨江一个翻身,自己做回武松,将田雯当做老虎,挥动起他那支尚未泄气的坚硬肉棍,棍棍扑下去,老虎也在下面挣扎。大战了数十回合之后,结果两败俱伤,生老虎变死老虎,生武松亦变成死武松。两个人吐过一轮大气,就无声胜有声了。

    不知什么时候,何冰和田雯搞醒了杨江,杨江睁眼一看,身边的两个女孩子都已经穿上了衣服,自己也被套上了内裤。望望床上,竟有两滩血迹,昨晚田雯睡的地方,除了血迹之外,还沾有他的精液。他想不到两个大姑娘都还是处女,不禁感激地把她们搂住,也顾不得她们身上的脏衣服了。

    杨江带她们出去饮茶,阿冰和田雯都觉得好新鲜,因为她们都未曾上过广东茶楼,很惊奇原来有那么多点心吃。食到饱后,杨江带她们逛街。去一间服装店,叫她们拣衣服,跟住杨江又带她们去买鞋。行走了一个早上,杨江帮她们由头买到落脚,又由外面买到里面,两个人都捧住几大包。杨江再带她们去发型屋,吩咐师傅帮她们电了个新发型。回到住所,俩人都争着照镜子,阿冰和田雯,本来就都很标青,现在电发换新衫,更加漂亮多几倍。

    阿冰提议晚不要再出去外面吃饭,因为她看见厨房样样都 全,就叫杨江带她们去街市买菜,让她和田雯煮几味家乡小菜给杨江品尝。

    杨江也觉得这样都很有情趣,极表赞同。

    当天晚上,两女把香喷喷的饭菜端出来,喝了几口啤酒后,杨江要求她们把衣服脱去。不知是不是酒壮人胆,两个女孩子都很听杨江的话,一 脱得精赤溜光,陪在杨江左右,还说这样真舒服。田雯身材丰满,乳房肥大;阿冰比较苗条,却很秀气,她的手脚小巧玲珑十分可爱。她们的肤色本来就雪白,饮了酒就白里透红。俩人争着把饭菜喂到杨江口里。

    杨江左拥右抱两个活色生香的娇娃,摸摸这个的脚儿、捏捏那个的奶子,把两位女孩子也逗得春心荡漾,反而做主动。阿冰首先坐到杨江的怀里,田雯也把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碰插他的身体。杨江老不客气地抱起阿冰小巧玲珑的娇躯,让粗硬的肉棍插入她的肉体,同时双手去摸玩田雯的乳房。

    昨晚因为是初次,彼此有点顾忌,不敢放到尽。现在已是轻车熟路,又薄醉醇酒,两位女孩子都十分乖顺。她们不争不让,祗任杨江轮流在她们的肉体上淫乐。杨江根据她们体型的特点,分别采取不同的花式,一会儿和阿冰玩“龙舟挂鼓”,一会儿和田雯玩“汉子推车”。两个女孩子蓬门初开,自然笨手笨脚,但是肯听讲听教,所以一切都在和谐中顺利进行。

    杨江双手捉住田雯的脚踝,分开一对肥嫩的大腿,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毛茸茸的小肉洞抽抽插插,把田雯玩得如痴如醉。突然记起昨晚是在田雯的身体里发泄,于是再调转炮口,直指阿冰。阿冰在刚才玩“龙舟挂鼓”的时候,已经被杨江的鼓柄捅得一身软软,见杨江又要她,却也仍欣然接受。她躺到田雯身旁,乖乖地举起双腿,让杨江捉住脚儿,将硬梆梆的肉棍儿插入她一道光洁无毛的肉缝里。

    风停雨静之后,田雯说她和阿冰虽然与杨江初初相识,但觉得杨江很有爱心,又英俊斯文,所以,昨晚她们都是心甘情愿同杨江欢好的。两个女孩子希望杨江继续疼爱她们,做她们精神支柱。

    第二天,杨江去找厂家朋友,这间厂同杨江所在的公司有长期交易,当然给杨江的面子。杨江带阿冰和田雯去见工,因为她们以前亦做过纺织厂,都算是熟手,于是立即得到编排工位,还有宿舍和床位让她们两个住。

    杨江安置好阿冰和田雯之后,不够两三日,又有公务要去深圳,他约阿冰同田雯出来,一起到老板那间屋里大被同眠,两女一男共享人间乐事,非常恩爱。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